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淡风轻

落花无言 人淡如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踏青追思  

2008-03-16 19:59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媚春踏青来到位于韩江边的小农场,一幅久违的春耕图钩起了我的回忆,仿佛又见到当年我扶犁耕田的身影.

三十几年前的知青大流放,我来到了一个穷山坳。生活苦,干农活对我们这些城市学生来说更苦。同去的是我年纪小,因而也就少了些许烦恼,多了几分天真。虽然因苦和累流了不少眼泪,但由于性格使然,什么农活都想学,再累的工种都要尝试。

就因为这样,我找到了一个机会学“驶牛”(犁地)。这种活可不是女人干的,在那个“半开化”的山庄更是史无前例。可我却不管这些,我要学,有人愿意教我就行了。先从犁旱园开始,一大片菜园要松土后重新整理。我照着当地老农教我的把式,一手扶犁一手拉缰绳。刚开始犁耙不是插得太深牛拉不动,就是太浅了牛一直往前跑地没翻着,折腾得我气喘嘘嘘,老牛也“噗哧噗哧”直喘粗气。还有更遭的,菜园两头各有一个大水塘,浇菜用的,老牛被我折腾得太热了,忽然“嘭”的一声往水塘里一浸,我连人带犁差点被拉下水,这真吓了我一大跳。虽然惊魂未定,但身边有没其他人,只能慢慢回过神来使劲想把牛拉上来。老牛才不理你呢,呆在水里凉快着,还对你瞪着一双大眼睛,好象在看我的笑话。我可没辙了,又累又急,坐在水塘边掉眼泪。过了一阵子,老农来了见到这一幕,两下子就把耍赖的老牛拉上来还问我伤着没有。这么一问,我的眼泪更是直往下掉,他以为我怕了劝我说算了吧,这活太累了。可好强的我擦干眼泪又把犁把接过来,告诉他我不是怕,是气 ,气我还没学会。我的执着感动了他,也就更用心的教我。几天下来长进很快,和老牛的配合也默契多了,园地也耕得像模像样。

这样一来,我又有野心了,要老农带我犁水田 。这可难为了他,水田和园子是两码事。当时正是农忙时节,我坚持着要他带我参与犁田,看我决心大他也热心。到了田里,虽然有了一定的“功底”,但开始还是洋相百出,几趟来回自己成了泥人,浑身都湿透了。同在一片田里的人都停下来看着“另类”的我,都觉得新奇,更觉得不可思议!干这么累的活男人是迫不得以,这个“汕头姿娘仔”是怎么啦?当时的我只是觉得既然“流落”到这个地方,就要适应环境,什么活学上手对自己有好处。就这样,我终于把这一招学会了,卷着裤腿,戴着竹笠,与那些男人们一起在田里忙着。在当时当地,这可成了一道风景。从山路、田边经过的人都被我的吆喝声吸引住了,连挑着重担的也停下了脚步看着我的“佳作”。这时的我反而觉得别扭,吆喝声也放小了。我只是要把自己想做的事做好,同时试试自己吃苦的能耐,而不是要成为别人瞩目的对象。

老公与我相处三十年,深知我的秉性,说我是“劳碌命”,什么事都要学要做,而且一定要做好。这是性格使然,也是那个知青岁月磨练出来的毅力。坐了二十几年办公桌的我忘不了我那段“光辉历程”。可是无论走到哪里,一提起我下过乡、种过田,谁都以为我在开玩笑,告诉他们我犁过田,他们更觉得是“天方夜谭”。也许是我文弱的外表掩盖了我曾经历过的艰辛吧,我好冤!

    同行的朋友把我从三十年前拉回来,说我走神了,问我在想谁。可惜的是他们都没有经历过这一劫,不说也罢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